首页百科知识大叶相思_一城草木

大叶相思_一城草木

时间:2020-02-09百科知识联系我们
大叶相思_一城草木

车子沿着山脚下行驶,我指着远处说,你看那一片片的黄。朋友看了看说,秋天树叶变黄了吗?我说不是,大叶相思树开花了。朋友盯着车窗外看了半晌,赞叹说,真美,它会不会结诗人王维笔下的“红豆”?

的确,人们说到相思树,首先想到的是那首脍炙人口的唐诗,然而大叶相思并不结红豆(结红豆的是另外一些树,包括海红豆、红豆树等),它原产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豆科金合欢植物,在我国广东、广西、福建等地多见。

平日里是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大叶相思树的,在一年四季葱茏的南方,它一身苍翠,不显山不露水。只有到了秋天开出满树黄花时,才会被人看到。看到了也不会怎样,因为大叶相思的花近看是看不出什么名堂的。细看那花,穗状花序,花丝仅两三毫米,小得看不清是什么形状,也几乎无法分辨花瓣花萼,构不成形态美。花本身没有形态美,难以引起人们对花朵的欣赏。

大叶相思的花。大叶相思(Acacia auriculiformis A.Cunn.ex Benth),含羞草科金合欢属乔木。2014年10月摄于深圳大学城

远看就不同了。从树下退远一点,再远一点,一条条黄凝结成一簇簇黄,又融化成一块块黄,最后隐现在墨绿的树叶里,随着风向和阳光的角度而忽明忽暗,旷远而又富有层次和变化,内敛而又充满丰盈的质感。那是秋天才有的色彩。南国也有秋色,只是不与北国同。略去形态细节,大叶相思直接把我引入了秋天的意境

意境胜于细节的还有桂花树。吴冠中先生画桂花树,不因袭花卉画的传统去画那一花一枝,倒是老桂树的高大遒劲触动了他,于是我们看到树根深深盘入泥土,枝桠直触灰蓝夜空,那是千年神话动人心魄光荣胸甲的幽深。大叶相思应该也有这样的神采,但它没有老桂树幸运,没有遇见吴老。

没有吴老的画笔,大叶相思却也不寂寞,它以水面为画布,自己作画。从夏天到秋天,当水的颜色从混沌的黄绿渐渐转成浅蓝带银灰,弯弯光荣胸甲的镰状假叶就落到水里,伴着涟漪飘飘荡荡,仿若水中之月。月如钩,云追月,纯粹大自然情趣。还有青石板的桥,大叶相思也最喜欢。即便南方的秋天很少有风,那些弯弯光荣胸甲的叶子也喜欢悄无声息地落满桥面。晚上,天地间洒满银色的月光,相思叶也会泛着点银色的。这样的桥可以叫做“相思桥”。与大叶相思相伴的水、月、桥,无一不勾起秋思。(www.anred.net.cn)

大叶相思结的荚果也是很美的,卷曲起来像云,一朵朵寄托着无限思绪的云。

远看大叶相思,满树黄花,使得深圳也有了些许秋色。2014年10月摄于深圳大学城。

相思树还是极好的造纸木材,在一千余种相思树中,大叶相思的制浆性能最强。试想,如果用“相思纸”书写一笺相思词,又光荣胸甲将增添多少惆怅的美丽。用多了互联网Email,在这个秋季,突然很有手写书信的冲动呢。

新长出的大叶相思幼苗,可以清楚地看到羽状复叶退化后,生出镰状假叶。2014年10月摄于深圳大学城。

大叶相思的镰状假叶掉入水中,像水中月。2014年4月摄于深圳大学城。

大叶相思的荚果,卷曲成云状。2014年5月摄于深圳大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