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百科知识就太极拳缠丝劲和抽丝劲问题再作商讨

就太极拳缠丝劲和抽丝劲问题再作商讨

时间:2020-02-09百科知识联系我们
太极拳缠丝劲和抽丝劲问题再作商讨_太极拳师门对话录—太极宗师洪均生言传身教原始记录

就太极拳缠丝劲和抽丝劲问题再作商讨

洪均生

自从《吴式太极拳》作者徐致一发表“略谈太极拳缠丝问题”,引起研究太极拳学者的重视与争鸣。因徐老对缠丝劲未加科学分析,仅据个人锻炼吴式太极拳的经验。而肯定为某式特有,某式绝无;又仅据陈杨两式(太极)是否一套路问题未作结论,而反对把缠丝劲加到简化太极拳中,由此引起读者迷惑。为了辩明缠丝劲的是非利害,我根据个人多年锻炼研究吴陈两式拳qqqianxian的肤浅体会,略抒己见,向徐老请教。期望通过争鸣,提高认识。今又读赵任情同志所写“太极拳缠丝劲和抽丝劲的异同”一文,看来是拥护徐老理论的。但经过分析,感到其中存在着不同的矛盾——即除了双方争论的矛盾外,还有和徐老所持论点的矛盾及本文前后的自相矛盾。事关学术,不应缄默,谨就管见所及,提作全面对比,再向徐赵二位商讨,并希爱好太极拳者赐于指正。

关于缠丝劲

我对缠丝劲的认识,已于前文概述。今再作比较具体的说明。缠丝劲首先陈鑫在文字中提出,要求在陈式太极拳运动中,公转兼有自转——通过走螺旋形,练缠丝劲,总称之为缠法。即使每一肢体的运动规律也是整体的运动规律,一动无有不动地成为一个完整体系。我们从实践中体会到它是既有利于身体,也有利于技术。是完全符合科学的。

从运动外形来讲,躯干左右旋转时,以顺时针方向为顺缠(即从右向左转),相反则为逆缠(按照中医学说,肺居胸部右方,主气,气从右向左运行,古太极拳法,据此而别顺逆。顺缠劲由内发之于外,逆缠则由外收之于内)。躯干内气的前后运转,则以任督二脉的循环路线别其顺逆。至于肢体方面,因有左右之分,顺逆的标准,又以不同方向的肢体为别——即不拘左右手,应以大拇指向内转为逆缠,大拇指向外转为顺缠。

从太极拳运动对人体气血的影响来讲,通过公转运动中一顺一逆的自转,不但各个关节得到运动,全部身躯的肌肉、筋络、经络系统也都得到运动。顺着经络循环路线的旋转,可起疏通作用,等于泻法。逆着的可起解毒作用,等于补法(和针灸学的补泻同理)。这样一紧一张,循环绞拉,由内而外,复由外而内地旋转,使形体和神经,脏腑和气血,互相摩荡,补泻兼施,促进新陈代谢的功能,从而获得保健、医疗的效果。

▲洪师原稿1

▲洪师原稿2

谈到缠丝劲在技术方面的应用,古典拳论中的所谓“曲中求qqqianxian直”就是缠法,“折叠转换”也须走螺旋。不通过这种运动形式,不可能做到“引进落空”和“四两拨千斤”“即引即进”和“收即是放”的作用,也不可能以实践证明“阴不离阳,阳不离阴”达到“刚柔相济”的理论。推手时以全身的螺旋运动,根据杠杆原理,灵活配合着法,经常保持己方重心的随遇平衡,同时又牵动对方的重心,才能“以静制动”(动中求静就是重心不变)“用意不用力”(用理想的技击方法,而不用拙力),而制胜对方。

赵任情的文章对这一问题,只简录陈鑫原著有关缠法数语,照画两图。又根据所谓陈式传人的说法,作为解释,似乎并未按照唯物辩证方法,作深入的调查、分析、研究。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要有一个反复实践的过程。如果只凭听人讲说,表面观察,甚至仅凭主观的想象,由于不习惯,不喜爱这一名词,遂无视现实,不经科学实验,同徐老一样,未指出缠丝劲究竟科学与否,对生理和技术是有利的,还是有害的,就因为“他们说,缠丝劲的练法极为高级”,而讽刺为“照以上的说法,这缠丝劲俨然是至高无上的东西……”,这样主观判断,离感性认识,会有一定距离。这是研究学术中思想方法上的问题。(www.anred.net.cn)

关于“抽丝劲”

我在前文曾谈过关于抽丝劲的认识,主要在圆而不在缓。赵任情的文中说:“……要松、轻、柔、匀,不可忽快忽慢……”,这个说法是和徐老一致的。但既说“抽丝是形容太极拳运动时的内部神经的一种感觉,不是某一种动作的形象。因此,各家太极拳意(陈式除外)也不立“抽丝劲”这个名词,正如不把“迈步如猫行”称作“猫行步”一样(按这个说法,确有充分理由)。但何以又说“抽丝者内丝束中(按:似乎必须从整束的丝中抽,才叫抽丝,从茧上抽,就不叫抽丝。可能由于作者未见过缫丝之故,所以这一句,也是主观想象而来)缓,向外提取之谓也(观“缓缓提取”四字,确可证明是直着抽的,但不知这是“动作的形象”,还是“运动时的内部神经的一种感觉?)。在大小标题和文字中也都称为“抽丝劲”?把内部神经的感觉称之为劲,是否合乎逻辑?按照所讲“不可忽快忽慢”的说法则拳论“急动则急应,缓动则缓随”的理论,是否也应重加讨论?“发劲如放箭”的弓,是否又应以“松、轻、柔、匀”四字来限制它?这支箭如何放出去?

关于“缠丝劲和抽丝劲的异同”问题

抽的含义是有一定方向和一定限度的平行运动。缠的含义是可有定向又无可定向和限度的旋转运动。抽丝动作需要缠,而缠丝动作则自然兼抽。可见抽、缠二字从含义和实际动作上讲,缠可以包括抽,而抽绝不可包括缠。它的主次性已可概见。再看我们吃饭时用筷子的动作,如只作平动的抽法,而不用转动的缠法,则饭粒绝到不了嘴里来。这又是作用上主次证明。又如圆圈停留在空间时,可单独旋转,如在空间移动,它的轨迹自然就形成螺旋。因此,又可以确定抽和缠在螺旋运行时是矛盾而又统一的。太极拳以阴阳平衡的哲学与原理为据,要求公转中兼自转,尽管二者互相关联推动,但螺旋的自转运动量大——随触成圆,无坚不摧,自然形成缠法为主。它的作用大体可分:轮边的滚动摩擦,轮里的旋绞,钻头的螺旋推进时的崩炸的辐射。绝非赵文中说的所谓“只有外缠的绕线形式”。关于擒拿法的运用和破解,更非缠法不办。我在前文曾谈到各种拳法和生活、劳动(劳动创造一切,拳法当然不能例外)都含有这种运动形式(如果有人认为拳法和生活、劳动无关,那只是由于每个人的生活、劳动的习惯不同而看法亦因之有所不同,也是必然的现象)。陈鑫发现太极拳是完善地掌握这种自然规律的,因此称作缠丝劲,标出此拳的主要特征。它是时时、处处皆有,经常而又全面地、缠绵不断地运行着,适宜于某式、某时的需要。它不但是陈式拳的主要特征,而且要求通过它练出内劲以运用全部着法。

赵任情的文中在研究到劲的异同中,仅就抽、缠的字面作了解释,似乎仍是主观的片面看法。而且违反了自己的理论,称抽丝为“劲”,又称之为“太极劲”,并肯定它为“各氏太极拳劲的总体”(文中于各式太极拳后,例注陈式太极拳外,独此处未注,是否认为抽丝劲是“至高无上”而强加于陈式,使承认为“总体?”)。这样说法,固然符合徐老的说法。抽丝只是直着抽的,抽不出螺旋形来的。那么,在这种运动形式上,怎样练出“刚柔相济的弹性劲”来?在生理和技术方面,仅凭抽来抽去的“内部神经的一种感qqqianxian觉”,究竟起到什么作用?它比“缠来缠去”的科学价值重要到什么程度?

赵任情的文中也承认,由于在客观现实存在的条件下,螺旋劲属于力学原理之一,不把它排斥在外,也承认如果个人锻炼或二人推手,在适于用螺旋劲时可以采用。并说“这时抽丝劲就表现为螺旋的运动形式。在这一点上说,缠丝劲和抽丝劲是可以结合的”但紧接着又说“但必须注意,两者绝不是等同的,缠丝劲只是抽丝劲的表现之一”。不论是两劲结合也好,两者不等同也好,总算螺旋形的缠丝已被承认为科学的,而不被排斥在外了,并且还被采用了。但是赵文中说拥护徐老理论,却这样说法,这不又和徐老“我练了几十年吴式拳,一直没有练过这种螺旋形的缠法”“杨澄甫太极拳十要中连抽丝劲也没提到”“应用时也力戒用缠法制胜对方”的说法大大矛盾了?所谓“适于用螺旋劲时……可以采用”是否在抽丝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才采用螺旋形的缠丝劲呢?总体的抽丝劲在某时必须采用螺旋形的缠丝劲,才起作用?那么,哪种劲是主要的呢?钻探机是“抽来抽去”还是螺旋推进而起作用呢?

关于“缠丝劲不应强加在各式太极拳上”的问题

按照我学习陈、吴两式和简化太极拳的体验,根据各式拳法中客观存在的事实,一贯认为任何运动都有这种旋转(即抽缠结合的螺旋运动)。又由于习惯了陈式拳的术语,对这种运动形式,一般都看作是“缠法”。所以从来未曾感到这一问题有何qqqianxian奇异。读徐文后,才知有特性和共性之争。既有矛盾,自应辨明是非。但不同争论何式特有,绝无。更不同意“强加”于人,必使共有。为了解决学术研究的矛盾,我认为只要以科学论据,现实证明,鉴定它的是非利害就够了。缠丝劲说被承认是科学的,认为陈式独有,未尝不好。如有人不理解它,或者不习惯,不喜爱这一名词,只承认为抽丝、旋转,谁也无权强为加上。倘若辨明它是不科学的、有害的,当然,谁也不该保留。如只纠缠于某式、某人之有无,以为争论焦点,未免接近门户宗派主义,是达不到互相提高,统一认识的。

赵任情在文中不但承认螺旋为科学的,可以采用,使缠丝、抽丝结合,又进一步说“各式(陈式除外)太极拳虽然承认在运动中也有螺旋这一形式……”尽管在文字中加上“虽然”字样,又说“但它并不是劲的总体。地位也不在其他各劲(由于拳有门户宗派之别,连劲也有了不同的地位)之上”。但螺旋形的缠丝劲既被肯定属于科学的,当然起码就是“适当”有利的。赵任情自己所承认为科学的东西,又为各式太极承认也有的东西,却又以“缠丝劲不应强加在各式太极拳上”为标题,是否原文所说“采用”和“各式太极拳……也有”,也是强加而来?文中最后强调“尤其不应作简化太极拳的准则”“对群众性太极拳运动的开展是不利的”理由,仅以“简化太极拳是在杨澄甫架式的基础上改编而成的”为据,是否杨式太极拳为原文所谓“各式”之外的另一套路,不在“也承认有……”之列呢?“个人锻炼,二人推手可以采用,各式也承认有”的东西,群众采用反而不利,这确是极端矛盾,更令人迷惑无所适从。

如果主要矛盾在于简化太极拳“是太极拳的启蒙”《怎样练习简化太极拳》一书未局限于某式,而重点地吸取了各式理论(其中也包括吴式),要求稍涉复杂高深,给启蒙老师和初学者带来困难,因而“不利于群众性太极拳运动的开展”,这可能是现实问题。那么,这个矛盾的主要方面,应当是属于教学方法和教材的。尽可建议采用徐老所主张的“为了迁就初学,先从平出平入教起”的办法(见徐著吴式太极拳57页),来解决矛盾。但是,我们还要认清应当从普及中打下提高的基础,而不应降低学术质量,作庸俗的普及。也就正是徐老所说“学会以后,还得添上”的主张。简化太极拳是“拳简理不简”,不可以任意排除拳法的特征。

赵任情的文章从反对把自己所承认为科学的缠丝劲加到简化太极拳中,又推断“把陈家沟陈氏九世陈王廷和明巡按御史陈王庭的历史捏在一起,是不正确的”。这和缠丝劲无关,我从来未研究武术史,对此并不感兴趣。不过看到顾留馨同志所写“太极拳的来龙去脉说明”。曾据大量史料考证,与陈氏家谱有出入处,应采取旁证,以考据家治学方式之一。赵任情既肯定判断为“是不正确的”,当有确切的根据。我们欢迎您将陈王廷与陈王庭确非一人的文物证据,及其年代、籍贯、历史不同之点,详为举证,才符合学术研究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