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百科知识剪报收集有关资料_孤独症的快乐疗法

剪报收集有关资料_孤独症的快乐疗法

时间:2020-02-08百科知识联系我们
剪报收集有关资料_孤独症的快乐疗法

剪报收集有关资料

1.我收集的第一篇文章是2001年1月8日发表在《城市晚报》的《锁儿八载为哪般》,讲的是:纪尚武的儿子纪忠林,以前还挺好的,五六岁时邻居家一头驴从他身上跳了过去,孩子被吓晕在地,醒来后就变得疯疯颠颠,到现在不会数数,不会花钱。让人头痛的是,孩子光是呆傻也行,他还四处“活动”,偷鸡摸狗,惹事生非,今天上张家拿个锅盖,明天去李家牵个铜壶,惹得邻居对纪家怒目相向。最严重的一次,纪忠林持刀抢劫,被忍无可忍的邻居扭送到了派出所。当父亲的没办法,只好门上一把大锁,将儿子锁在家里。

为争取“自由”,纪忠林把家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打碎玻璃跳窗跑了,而且扒车去了外地。纪家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翻天覆地地找也没找到,结果还是出差在外的邻居偶然发现了纪忠林,通风报信,老纪才得以将儿子“绑”回家。但没过两天,纪忠林又砸烂家门,溜之大吉。等父亲将他找回来时,他已经三天没吃饭,饿得头晕眼花了。就这样,一次次跑走,一次次被抓回来,父子之间展开了拉锯战。到后来,为养家糊口而天天疲于奔命的纪尚武实在耗不过儿子,一狠心,花500元钱焊了个大铁笼,将13岁的纪忠林锁了进去。

纪忠林18岁那年,父亲不忍心再将他关在铁笼里度日,他终于获得了久违的自由。原以为几年的禁闭能让儿子老实一点,但纪忠林一出笼便故态复萌,又是砸、又是摔、又是跑。家里所有的玻璃制品很快荡然无存,桌子给砸得伤痕累累,凳子被掰断了腿,甚至连土炕都被扒去了大半边,唯一幸免的是家中最值钱的东西——一台别人淘汰后送给纪家的黑白电视机,因为纪忠林喜欢看电视。

纪尚武盛怒之下,买回一根大铁柱,用水泥将铁柱浇铸在新盘好的炕上,并在铁柱上掏了个洞,将儿子披枷戴锁,拴在柱上。铁链的长度刚好够纪忠林在炕上活动,白天只给他戴脚镣,晚上则要连手与脖子都锁起来……

当我读完这篇报道之后,给了我极大的震憾:这个孩子不懂世事、脾气暴烈、恣意妄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就不管大人的感受和死活,其破坏力已经达到家里外人都无法忍受的程度。其实这个孩子并不是一个先天性的精孟非非说不可神分裂症患者,倒很像是一个孤独症患者,因为他不存在妄想和幻觉。只是其大脑的控制情绪和性格、攻击行为、计算等思维神经受伤的结果,如果后来能够得到及时、很好的呵护和训练,就不会落得披枷戴锁,过着暗无天日、猪狗不如的生活

斌斌最初的病态几乎和纪忠林一样,不识数不认钱,脾气也非常暴烈,还不懂人情世故。五六岁那两年经常往我们单位幼儿园里跑,进屋就上桌子,把小朋友的书本作业扔得满地都是,谁说他都不听,以后只要他一进屋小朋友就喊:“那个孩子又来了!”阿姨们就赶紧往外撵他。手欠,好打人挠人,可以说那就是他恣意妄为、惹事生非的开始。只是他那时还小,大人还能看得住,将来弄不好就会成为和纪忠林一样的精神病。到那时,他人高马大谁还能看得住,最后也得走披枷戴锁那条路,想到这里我的心都发颤,后怕啊。幸亏我一开始就注意控制他的行为、调节他的情绪,否则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我经常和他爸爸妈妈说:“这孩子智力方面我还不愁孟非非说不可,我们慢慢训练,肯定能上去。但是其脾气能否改造过来,我可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因此,在他9岁以前在外面玩,只有在跳蹦蹦床、扭大秧歌时我能撒开手,其余时间都是牵着他的手,一方面是怕他有危险,同时也是控制他的行为,不让他惹事生非。2002年他9岁以后虽然能撒开手了,也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不错眼珠地盯着,稍有不当行为马上就加以制止,人们都说我像斌斌的尾巴。可以说我在这6年的时间里,前3年主要是训练他的自理能力、矫正他的行为,后3年在继续训练他的自理能力、矫正他的行为,同时教授他一些文化知识。总的说,训练能力、矫正行为比教授文化知识下的功夫还要大些。(www.anred.net.cn)

2.以前我在报刊上从没看到过有关儿童孤独症或自闭症的报道,最早的发现是2001年2月10日《新文化报》上的有一篇类似儿童孤独症病例的报道——《想为女儿找家特殊幼儿园》,说的是王先生的女儿5岁半了“仍不会拿筷子、勺吃饭;大小便时只知道叫,不能自己脱、穿衣裤;只会玩一些简单的玩具,户外的活动只会荡秋千;她一句话最多只能说四五个字。”经医院检查,从脑电图和CT来看,孩子的脑部没问题,可能是先天性的弱智。其症状和斌斌极为相似,究竟是不是孤独症就不得而知了。但其不能上幼儿园,家里人的愿望就是让她像正常孩子一样快乐地生活,这和斌斌的遭遇极为相似,让我深感同病相怜。我就是因为斌斌上不了幼儿园,才提前退休专职看孙子的,我是非常了解有这样儿童的家庭,要承受多么大的压力和痛苦,往往一个病儿牵扯了全家人的精力。有多少个母亲因此放弃了大好前程,丢了工作,有多少个父亲因此影响了晋级升职。

3.2002年10月6日,我在《长春晚报》看到第一篇关于描写孤独症的文章——《妈妈带儿子“融入人群”》。郝园妈妈赵玉珍的成功,极大地鼓舞了我,我想只要像赵玉珍那样坚持下去,也一定能使斌斌走出孤独融入人群。同年11月11日《长春晚报》又介绍了一位万能妈妈张洁雅的报道《我忘了给孩子注入灵魂》。“仅仅一年的时间里,她由对自闭症(即孤独症)的一无所知到无师自通,有了自己一套训练方法,让儿子能开口叫妈妈了,这是那么的感人。该版同时比较全面地介绍了自闭症的各种特点,以及国内外的发展趋势。使我对自闭症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更坚定了我训练好斌斌的信心。

2003年9月2日《长春日报》记者康磊《走近孤独症患儿——七色光儿童潜质开发中心采访录》,介绍了儿童孤独症和相关方面的知识,说我国目前至少约有50万名孤独患儿,可专门为孤独儿童提供治疗和训练的机构却屈指可数,很多孤独症儿童还很难得到较为系统的治疗,很多有这样孩子的家庭还正在苦苦地寻找帮助的现状。

4.2004年我收集有关儿童孤独症的文章最多,一共5篇,都是《城市晚报》发孟非非说不可表的:《母爱引领儿子走出孤独》、《孤独症儿童求医难上难》、《自闭症男孩渴望进学堂》、《母亲急寻“阳光特教”》、《孤独的孩子妈妈永远不放弃你》。我不仅把这些报道儿童孤独症的文章剪贴,就是我认为能和儿童孤独症沾点边的文章,也把它们剪贴和那些文章一起装订成册,如《巧!母寻子警还人都找本》、《孟非非说不可尖子生自家中6年》、《13岁男孩日睡20小时》、《抚松裸孩被绑黑屋整7年》、《两口打架吓傻俺孙子》、《脑瘫儿2岁时就能哼唱国歌》。

2004年6月25日我在火车上看《城市晚报》读到一个故事:英国利物浦一名50多岁的建筑工人脑部中风后,性情大变,成为一名艺术家,脑神经专家说,麦克林中风后影响了控制情绪和性格的脑前叶,因此才会性情大变。我马上联想到儿童孤独症的病根,是否就出在脑前叶?然后我赶紧往家里打电话叫儿媳妇,把那天《城市晚报》的那一版留起来,结果儿媳妇回电话说没找到,我只好厚着脸皮和邻座旅客把那张报纸要了下来。

在其他人眼里,这些文章跟儿童孤独症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而我认为他们虽然致病原因各式各样,结果和儿童孤独症患儿症状却是相同的——智力低下,爱发脾气,有攻击、自伤性,行为怪异,说不定能从他们那里找到一些儿童孤独症的病因。